彩票计划

热线:

地址:

 
古香艳作品欣赏(28
作者: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_北京赛车开奖_北京赛车微信群  发布时间:2018-05-16 15:31  浏览次数:171

  于正被强制施行了,公理却没有到

  日本人是若何进行物业办理的

  被“二胎”榨干的白叟晚年何去何

  你咋看冠军申花出局?

  看看日本官员八门五花的“兼职”

  格力都不分红了,我们何苦为腾讯

  有一种生意叫“请名人来开会”

  从躺赢到成为遗产,失落的丝绸业

  别让“权利教育”束缚校内托管

  「旅行青蛙」凭什么牵动我们的心

  ——古香艳作品赏识(28)

  (清)秀水孟彬赋鱼撰

  唐室鼎迁,正五季代兴之日;华夏云扰,亦群雄竞奋之秋。地拥江淮,杨花共李花并茂;天开巴蜀,兔子与球子同谣。彭城则岭海称雄,典午复湖湘坐大。又况跨吴越而朝称尚父,据瓯闽而人号三郎。江陵当四战之冲,太原守一隅之固。竟然衮冕,同封异姓之王;四处楼台,争列后庭之宠。三千粉黛,绣幕珠帘,二八妖娆,舞裾歌扇。漫袭承平之旧,浑忘创作发明之艰。然而荣枯靡常,富贵易逝。宫阒寂,有荒烟。辇道苍凉,鞠为茂草。恣一时之游宴,供千载之流连。爰搜十国遗闻,用赋百篇宫体,匪敢补史之佚,窃附识小之私云尔。

  十围燃烛击球工,兵谏何来嚣张雄。绕柱白龙曾入梦,袖中一纸出西宫。

  〖按:杨行密唐天复二年,赐爵吴王,开国扬州。传渥、隆演、溥三主,后徐浩称帝,奉吴主为让皇。《通鉴》:杨渥燃十围之烛以击球,一烛花钱数万。又:渥晨视事,张颢、徐温帅牙兵二百,露刃直入庭中,谓之兵谏。《五国故事注》:徐温梦入宫中,见白龙绕其殿柱,明日入,果见渥弟渭,衣白衣抱殿柱而立,乃嗣位。《通鉴》:张颢遣纪祥弑渥,图自立。严可求急书一纸,乃西宫太夫人史氏教也,大体言嗣王倒霉早世,隆演次当立告,诸将无负杨氏。〗

  小楼欢喝酒初醺,傅粉君臣礼不分。一笑鹑衣苍鹘健,三郎反自作参军。

  〖《五代史》:徐氏专政,隆演幼懦,而知训尤凌侮之,无君臣礼。尝喝酒楼上,命优人崇高卿侍酒。知训为参军,隆演鹑衣髯髻为苍鹘。《十国春秋》:宋齐邱密言于知诰曰:“三郎娇纵,败在野夕。”〗

  楼上焚香诵佛频,丹阳宫里羽衣新。杨花飘落浑如雪,怎奈团枝玉树春。

  〖《五国故事》:让皇帝方诵佛书于楼上,使者趋前,帝以香罅掷之,俄而见弑。《十国春秋》:升元二年,徙让皇居丹阳宫。《通鉴》:让皇帝服羽衣,习辟谷术。《十国春秋》:武义元年,有谣云:“江北杨花作雪飞,江南李树玉团枝。李花结子可怜在,不似杨花无了期。”按:徐知诰赋性李后,遂应此谣。〗

  江南江北已无家,台榭荒芜冷钿车。三十年来统一梦,枯杨何事复活花?

  〖《江表志》:让皇帝赋诗:

  江南江北旧家乡,三十年来梦一场。

  吴苑宫闱今萧瑟,广陵台榭亦冷落。

  又:让皇既还,数年未卒,每有枯杨生枝叶。〗

  玉叶金枝绝世姿,双双白雁系红丝。妆台鸾镜春安在,鸣咽人呼公主时。

  〖《玉壶清话》:琏,让皇长子也。初,先主第四女,琏纳之为妃,容范绝世。及禅代,封永康公主,闻人呼公主,则鸣咽流涕,辞不肯称,宫中为之惨戚。〗

  缟素长斋毕此生,延和人静月空明。佛香一炷还私誓,愿作无情莫无情。

  〖《玉壶清话》:琏卒,永康公主终身缟素,不茹荤血,旦夕焚香,对佛自誓曰:“愿儿世世代代,莫为无情之物。”居延和宫,年二十四,无疾而亡。〗

  让皇百日海陵迁,扃却朱门不计年。楚岫吴江空怅望,永宁宫里草如烟。

  〖《五代史》:升元六年,李升迁杨氏子孙于海陵,号永宁宫,严兵守之,毫不通人。《五国故事》:让皇帝溥既渡江,赋诗略曰:

  烟凝楚岫愁千点,雨滴吴江泪万行。

  兄弟四人三合家,不胜危坐细考虑。〗

  一夕秋霜上鬓须,清光慢慢入天衢。金奴乌舅黄门唤,照夜何必大宝珠。

  〖按:吴徐诰,唐天福二年,僭称帝,复姓李氏,改名升,是为南唐传,璟、煜二主为宋所灭。《南唐近事》:烈祖辅吴之初,认为非老成无以弹厌,遂服药变其髭鬓。一夕成霜。《江南别史》:初,先主有受禅意,忽夜半寺僧撞钟,逮旦召问,云:“夜来偶得月诗”。先主令白,乃曰:“缓缓出东海,慢慢入天衢。此夕一轮满,清光何处无。”先主私喜,而释之。《清异录》:江南烈祖素俭,寝殿烛不消脂蜡,灌以鸟桕子油,但呼“鸟舅”。案上捧烛铁人高尺五。一日黄昏,急须烛,唤小黄门:“掇过我金怒来”。摆布窃相谓曰:“乌舅、金奴正好作对。”《默记》:小说载江南上将获李后主爱妾者,见灯辄闭目,云烟气,易以蜡烛,亦闭目,云烟气更甚。曰:“然则宫中未尝点烛耶?”云:“宫中本阁每至夜,则悬大宝珠,光照一室,如日中也。”〗

  琼英片片洒金铺,清暇君臣乐事俱。旋进和章陪曲宴,更传名手写新图。

  〖《清异录》:保大五年元日,大雪,李主展宴赋诗,命李建勋继和。建勋立即和进,乃召同宴,仍集名手丹青,真容高冲古主之,侍臣、法部丝竹周文矩主之,楼阁宫殿朱澄主之,雪竹寒林董源主之,池沼禽鱼徐崇嗣主之。图成,皆绝笔也。〗

  茱房菊蕊绣花糕,佳节重阳散郁陶。望断鸰原数行泪,宫中愁赋却登高。

  〖《南唐书》:从善,后主同母弟也。遣朝京师,因留质不归。后主悲思,每凭高北望泣下沾衿。由是岁时游宴皆罢,尝制《却登高文》,有“原有鸰兮相从飞,嗟予季兮不来归。无一欢之可作,有万绪以缠悲”之句。〗

  茶油花饼镂金黄,雅淡新翻北苑妆。宫样更夸天水碧,薄绡争染露水凉。

  〖《南唐拾遗》记:南唐时建阳进茶油花子,大小形制各异,宫嫔镂金于面,皆淡妆,以此花饼施额上,时号“北苑妆”。《宋史》:李煜会妾常染碧,经夕未收,会露下,色愈明显,煜爱之。自是宫中竞收露珠,染碧以衣之,谓之“天水碧”。〗

  锦洞天开近御床,金铺玉户丽花房。移风才报蓬莱紫,又赏崇兰燕饮香。

  〖《清异录》:后主每春盛时,梁栋、总壁、柱模、阶砌并作隔筒,密插杂花,榜曰“锦洞天”。又:庐山僧舍有麝囊花一聚,色正紫,号“紫风流”。后主诏取数十根,植于移风殿,赐名“蓬莱紫”。《十国春秋》:保大二年八月,幸饮香亭观兰。〗

  雅度何必粉黛施,珊珊玉骨擅仙姿。吼声如虎金环震,不改从容进膳时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种氏,名光阴,立场闲雅,仿佛仙人。烈祖常大怒,声如乳虎,殿陛金环为震动,摆布皆丧胆褫魄。种氏左手持食,右手进匕,从容如日常平凡。〗

  纤裳高髻淡蛾眉,暖殿开筵夜雪时。制得新声催按拍,破传醉舞曲来迟。

  〖《南唐书》:周后创为高髻织裳及首翘鬓朵之妆,尝雪夜酣宴,碰杯请后主起舞。后主曰:“汝能创为新声,则可矣”。后即命笺缀谱,喉无滞音,笔无停思,俄顷谱成,所谓“邀醉舞破”也。又有“恨来迟破”,亦后所制。《十国春秋注》:后主诔周后词,有“曲演来迟,破传醉舞”等句。〗

  霓裳法乐谱开元,利拨檀槽雅制存。一自玉环留别后,空将金屑殉芳魂。

  〖《南唐书》:故唐盛时,《霓裳》、《羽衣》最为大曲,后不复传。周后得残谱,以琵琶奏之,于是开元天宝之遗音复传于世。《十国春秋注》:后主诔周后词,有“利拨迅手,从头雅制”等句。《南唐书》:后卧疾已革,犹不乱。亲取元宗所赐檀槽琵琶,及日常平凡约臂玉环,为后主别。卒于瑶光殿,后主哀甚,当前所爱檀槽琵琶同葬。〗

  衩袜还提金缕鞋,画堂南畔早情谐。待年此日重亲迎,彩雁衔书过御街。

  〖《词综》:后主《半夜词》:“花明月暗笼轻雾,今宵好向郎边去。衩袜步香阶,手提金缕鞋。画堂南畔见,一晌偎人颤。奴为出来难,教君任意怜。”《十国春秋》:继国后周氏,周后女弟也。周后没,后未胜号衣,待年宫中。开宝元年,始议立后为后妻。将纳采,后主命以鹅代白雁,被以文绣,使衔书,特举亲迎之礼。〗

  柔仪殿内碧窗纱,侍女添香金凤斜。更筑红罗亭子小,花深深处醉流霞。

  〖《清异录》:李煜长秋周氏居柔仪殿,有主香宫女,其焚香之器有玉太古容华鼎、金凤口罂诸种。《南唐书》:后主于群花中作亭,幂以红罗雕镂,富丽而极迫小,仅容二人。每与后酣饮此中。〗

  巧笑明眸态绝殊,保仪新选有谁如。月明不复羊车过,闲掌深宫万卷书。

  〖马令《南唐书》:保仪黄氏,容态富丽,冠绝当世。后主虽属意,会小周后专房,由是进御稀,而品秩不加,第以掌墨宝罢了。初,元宗、后主皆妙于笔札,博收古书。宫中图籍万卷,皆保仪所掌。〗

  椒寝香埋又几春,琵琶声咽旧宫嫔。钿蝉金雁都寥落,犹按昔时一曲新。

  〖《南唐书》:宫人流珠者,性聪慧,工琵琶。昭惠后所作“邀醉舞”、“恨来迟”二破,久而忘之。后主回想昭惠,问摆布,蒙昧者。流珠独能追想,无所忘失,后主大喜。〗

  凌波素袜独翩翩,掌上轻巧仿佛仙。学得织织新月样,春趺裹就舞弓足。

  〖《道山旧事》:李后主宫嫔窅娘,纤丽善舞。后主作弓足,高六尺,饰以宝贝,令窅娘以帛缠足,纤小屈上如新月状,著素袜,舞弓足上,体势盘旋,有凌波之态。〗

  御苑依依柳几株,风情烟态映春芜。临池爱仿元和脚,手写黄罗付庆奴。

  〖《墨庄漫录》;江南李后主,尝于黄罗扇上书以赐宫人庆奴云:

  风情渐老见春羞,四处断魂感旧游。

  多谢长条似了解,强随烟态拂人头。

  想见其风流也。《南唐书》:无宗、后主俱善书法。元宗学羊欣,后主学柳公权。柳宗元诗:“柳家新样元和脚,且尽姜牙敛手徒。”〗

  异卉奇葩绕院开,侍儿春晓折花回。风流输与双飞蝶,恣傍美女云鬓来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宫人秋水喜簪异花,芬芳拂鬓,常有蝶绕其上,扑之不去。〗

  绣佛深宫户自扃,承恩淡埽黛眉青。悲伤弥勒花空献,剩有金书一卷经。

  〖《默记》:李后主手书金字《心经》一卷,赐其宫人乔氏。乔氏后入太宗禁中,闻后主薨,自内廷出其经,舍在相国寺西塔,以资荐,且自书于后曰:“故李氏国主宫人乔氏,伏遇国主百日,谨舍昔时赐妾所书《般若心经》一卷,在相国寺西塔院。伏愿弥勒尊前,持一花而见佛”如此。〗

  苦命如云粉黛羞,梧桐叶落故宫秋。劝君休唱芳仪曲,塞北江南一样愁。

  〖《默记》:辽圣宗芳仪李氏,江南李景女。初嫁供奉官孙某,为武疆都监,妻女皆为圣宗所获。芳仪生公主一人,晁补之为作《芳仪曲》,有:“秦淮潮流锺山树,塞北江南易怀土。国亡家破一身存,苦命如云信流转。芳仪加我名字新,教歌遣舞不由人”等之句。〗

  霞帔长披玉貌温,雅通仙术独承恩。麦珠圆处盈银釜,雪铤镕成带爪痕。

  〖《江淮异人录》:耿先生者,江表将校耿谦之女也。少而明慧,颇明于道术。保大中召之入宫,处之别院,号曰“先生”。先生常被碧霞帔,手如鸟爪。《十国春秋》:元宗常购真珠数升,欲得圆珠。耿曰:“易致也。”就取小麦,以银釜焰之,皆成圆珠,光芒耀眼。《江淮异人录》:尝大雪,上戏之曰:“先生能以雪为银乎?”先生曰:“亦可。”乃取雪实之,握为银铤,投于炽炭中,过食顷,曰:“可矣。”乃持以出,鲜明洞赤。及冷,烂然为银铤,而指痕具在。〗

  云冠羽氅道家妆,激昂大方身投烈焰亡。无限山河容易别,白衣纱帽愧君王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净德院尼乃八十馀人,皆宫人入道者。国都将陷,亦积薪于天井,后主与约曰:“若有不虞,宫及第火为应,吾与汝辈俱焚死。”及保仪黄氏,燔积书于宫,净德院瞥见烟焰,遂爇积薪赴火死,无一人肯脱者。《十国春秋注》:后主作长短句云:“无限山河,别时容易见时难”,故臣闻之有泣下者。《宋史》:曹彬俘李煜还汴,帝御明德门,以煜常奉正朔,命勿宣露布,止令煜君臣白衣纱帽至楼下待罪,诏并释之。〗

  手为佛印颡成疣,精舍香林处处修。开善夫妻方普度,王师已报下池州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开宝二年,普度诸郡僧,祟修佛寺,改宝公院为开善道场。国主与后诵佛经,拜跪顿颡,至为瘤赘,手常屈指作佛印。《南唐书》:有北僧立石塔于采石矶,施予皆拒不取。及王师下池州,系浮桥于石塔,然后知其为闲也。〗

  谶成兔子上金床,山色青城绕苑墙。阿姊昭阳新擅宠,旋看花蕊又专房。

  〖按:王建唐天复三年,为蜀王,僭称帝,是为前蜀,传子宗衍,为后唐所灭。《十国春秋》:帝以卯年生,至是,丁卯即位,摆布献兔子上金床之谶,帝命饰金为坐。又:徐耕有二女,皆国色。相工曰:“青城山王气撤天,不十年,有真人承运,此女看成后妃。”长女即太后,事高祖为贤妃,与妹淑妃皆以色进,专房用事,淑妃,宫中称为花蕊夫人。〗

  金甲珠冠耀素秋,升仙桥畔饯宸游。汉嘉一路宫人队,水调声声下阆州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乾德二年,下诏北巡,秋八月,帝发成都,被金甲,冠珠帽,执戈矢而行。后妃饯于升仙桥,遂以宫女二十人从行,至汉州,浮江而下。壬申至,阆州船夫皆衣锦绣,帝便宜水调银汉之曲命乐歌之。〗

  土木繁兴姿宴娱,飞鸾瑞兽俨蓬壶。宣华十里楼台敞,枉献南朝三阁图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帝命宣华苑内延袤十里,构重光、太清、延昌、会真之殿,清和、迎仙之宫,降真、蓬莱、丹霞、怡神之亭,飞鸾之阁,瑞兽之门,土木之功最极奢巧。嘉州司马刘赞献《陈后主三阁图》,并作歌以讽。〗

  霓裳唱罢后庭酬,履舄交欢醉未休。怪道江边珠翠绕,浣花溪上看龙州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帝以上已节,宴怡神亭,自执板,唱《霓裳羽衣》。内臣严凝月等,竞歌《后庭花》,妇女杂坐,履舄交织,酣歌达旦。夏四月,幸浣花溪。龙舟彩舫,十里横亘,自百花潭至万里桥,游人士女珠翠夹岸。〗

  球场步障锦烂斑,白打春风入市阛。重向御厨当面列,经旬犹未下缯山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帝雅好蹴鞠,引锦步障以翼之,往往系球此中,渐至街市而不知。又:帝结缯为山,立二彩亭于前,列诸金银绮釜之属,取御厨食料,烹燀其间。帝乃凭栏观之,号曰:“当面厨”,或乐饮缯山,经旬不下。〗

  数钱女子手掺掺,小市红栏柳影纤。绝胜齐宫沽酒坊,风帘飏处著青衫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帝命大内造村坊商店,令宫嫔著青衫,悬帘鬻食,男女杂沓买卖而退。帝与妃嫔辄为笑乐。〗

  碧落溶溶夜宴时,玉箫一曲侑金卮。月华如水君须醉,却笑嘉王好酒悲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后主宴近臣于宣华苑,令宫人李玉箫歌己所撰《月华如水》宫词,侑嘉王宗寿酒。词曰:

  辉辉赤赤浮五云,宣华池上月华新。

  月华如水浸宫殿,有酒不醉是癡人。

  《五代史》:衍尝以九日宴宣华院,嘉王宗寿以社稷为言,言发流涕。韩昭等曰:“嘉王酒悲耳。”诸狎客共以慢言争谑嘲之。〗

  脸夹燕支冠带莲,醉妆相对坐生怜。风流只爱寻花柳,不走者边便何处。

  〖《北梦琐言》:蜀王衍,常裹小巾,其光如锥,宫女多衣道服,带莲花冠,施胭脂夹脸,号“醉妆”。《词综》:蜀主王衍《醉妆词》:

  者边走,何处走,只是寻花柳。何处走,者边走,莫厌金杯酒。〗

  风尘沉溺堕落不胜闻,连袂悲歌响入云。唱彻甘州新谱曲,柳眉桃脸画罗裙。

  〖《五国故事》:衍率母后同幸青城,至上清宫,宫人皆衣画云霞道服,衍制《甘州曲》亲唱之,曰:“画罗裙,能竣事。称腰身,柳眉桃脸不堪春,薄媚足精力,可惜许,沉溺堕落在风尘。”宫人皆回声和之。〗

  丹景元都次序递次登,云浮翠辇陟崚嶒。赋诗四处寻名胜,夜上星坛看圣灯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帝与太后、太妃,历丈人观、元带观、丹景山,各制辞勒石,遂至汉州三学山,观圣灯,赋诗而还。〗

  珠鞍宝马动香尘,竞拥流星二十轮。七里亭边回鹘队,一时相对尽沾巾。

  〖《清异录》:蜀衍造平底大车,凡二十轮,牵以骏马,骑去如飞,谓之“流星辇”。《五代史》:衍自绵谷还,至成都,百官及后宫迎谒七里亭。衍杂宫人作回鹘队以入。御文明殿,与群臣相对涕零,无一言以救国患。〗

  喧呼闻斗夹城鸡,煽处深宫有艳妻。忍向秦川重回顾,春花夜月总凄迷。

  〖《通鉴》:蜀主尝自夹城过,闻太子与诸生斗鸡,击球,喧呼之声欢。曰:“吾百战以立基业,此辈其能守乎?”有废立意,而徐贤妃为之内立,竟不克不及也。又:唐庄宗遣中使向延嗣,尽杀衍宗族于秦川驿。《十国春秋注》:时有蜀僧远公《伤废国诗》,有“丹禁夜凉空锁月,后庭春老漫开化”之句。〗

  故苑筵开此代兴,一灯谁识醋头僧。丹霞楼上穿针夕,又与宫人乞巧凭。

  〖按:孟知祥唐长兴四年,为蜀王,僭称帝,是为后蜀。传子昶,为宋所灭。《十国春秋》:王宴府僚于王氏宣华院,谓摆布曰:“使衍不荒于政,有贤臣辅之,继岌小子岂能遽及此耶?”赵季良曰:“亦天时也,不有所废,君何故兴?”又:先是,有僧自号“醋头”,手携一灯檠,所至处卓之,呼曰:“不得灯,灯便倒。”及帝登极,数月即宴驾,人认为验。又:帝以七夕宴丹霞楼,观宫人乞巧。前蜀后主亦以七夕与宫人乞巧于丹霞楼。〗

  罗帐绫帷寝殿张,宫中小辇只铜装。若何元夜观灯火,十万金钱赐舞倡。

  〖《五国故事》:昶颇务慈俭,寝处惟紫罗帐、碧绫帷,褥无锦绣,诸饰居常在内,惟铜装朱漆小辇罢了。《十国春秋》:广政三年春正月上元节,帝观灯天台,命舞倡李艳娘入宫,赐其家钱十万。〗

  赛舟龙舟水一隈,绣旗队队彩云开。凌波殿外薰风入,慈母年高奉辇来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夏蒲月重午节,帝奉皇太后游凌波殿,观赛舟。〗

  紫府移根托上阑,春秋佳日尽追欢。芳林催赏红栀子,御苑宣看黑牡丹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冬十月,赏红栀子花于芳林院,大宴百官。其花烂红六出,清香如梅,其时最重之。又:三月,帝宴牡丹苑,牡丹花有檀心如墨者,香闻至五十步,从官皆赋诗以赏之。〗

  锦缆徐牵泛画艭,重楼窈窕间文窗。分明海上仙人府,金殿何必数曲江。

  〖《尧山堂外纪》:蜀王昶游浣花,御龙舟观水嬉,人望之若仙人。昶曰:“曲江金殿锁千门,未及此也。”兵部尚书王廷圭赋曰:“十字程度分岛屿,数重花外见楼台。”昶称善久之。〗

  栽遍芙蓉覆绮帷,层闉高下万千枝。锦城一望真如锦,空赋邠风七月诗。

  〖《尧山堂外纪》:蜀主昶令罗城上皆种芙蓉,覆以帷幕。每至秋时怒放,四十里皆铺锦绣,高下相照。昶谓摆布曰:“自古以蜀为锦城,今日观之,真锦城也。”张立作诗讽曰:“四十里城花发时,锦囊高下照坤维。虽装蜀国三秋色,难入邠风《七月》诗。”〗

  宫寝桃符换隔年,长春馀庆制新联。内臣竞献金花树,最爱忘忧独立仙。

  〖《尧山堂外纪》:蜀未亡前,岁除日,昶自题桃板于寝门,云:“新年纳馀庆,嘉节贺长春”,乃宋祖诞圣节名也。《清异录》:孟昶时,每腊月,内官各献罗体圈金花树,梁守珍献忘忧花,缕金于花上,曰“独立仙”。〗

  品分十四列深宫,官职新除望幸同。几多惊婚喧里巷,桃夭处处咏春风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广政六年,大选良家子以备后宫。州县骚然,民多立嫁其女,谓之“惊婚”。于是后宫位号列十四品,有昭仪、昭容、昭华、保芳、保春、保衣、安宸、安跸、安情、修容、修媛、修娟等,秩比公卿、医生、士焉。〗

  宠擅椒房眉黛妍,青城同辇几流连。白杨不复其时路,犹忆深宫点翠钿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后主妃张氏,擅殊色,端倪如画。尝同辇游青城山,久而不返。忽雷雨高文,被震而殒,乃以红锦、龙褥裹,瘗观前白杨树下。后数年,炼师李若冲忽见女子吟诗,如有所怨。诗曰:“一别銮舆今几年,白杨风起不成眠。常思往日椒房宠,泪滴衣衿损翠钿。”〗

  雪香宫扇暑风清,水殿凉生夜几更。一任钗横云鬓乱,摩诃池上月华明。

  〖《清异录》:孟昶夏月水调冰片末涂白扇上。一夕,与花蕊夫人登楼望月,误堕其扇,为人所得。外无效者,名:“雪香扇”。《诃综》:蜀主孟昶,夜起避暑摩诃池上,作“水肌玉骨清无汗,水殿风来暗香满。绣帘一点月窥人,欹枕钗横云鬓乱”词。〗

  离恨绵绵出剑门,杜鹃声里暗断魂。最怜白首宫词后,一幅张仙恋旧恩。

  〖《词谱》:花蕊夫人有《采桑子》半阕云:“才离蜀道心将碎,离恨绵绵,春日如年。顿时不时闻杜鹃。”《后山诗话》:青城人费氏女,五代时以才色入蜀宫。后主嬖之,号花蕊夫人,效王建作《宫词》百首。《见闻搜玉》:世传张仙像者,乃蜀主孟昶挟弹图也。初,花蕊夫人入宋宫,念其故主,乃携此图悬于壁,且祀之谨。一日,太祖幸而见之,致诘焉。夫人诡答曰:“此吾蜀中张仙像也,祀之能令人有子。”〗

  芙蓉帐子淡笼烟,暖向鸳鸯被底眠。谁唱后庭新乐府,一声万里去朝天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后主以芙蓉花染缯为帐幔,名曰“芙蓉帐”。《辍耕录》:孟蜀主一锦被,一梭织成,被头作二穴,如云版样,此之谓“鸳衾”。《五国故事》;蜀之末,作新曲云《万里朝天》。不多,后主朝宋,高卑川陆,斯其验矣。〗

  珠殿才兴又玉堂,风流皇帝王蛮方。芙蓉甘菊呼鸾道,无复龙川歌舞罔。

  〖按:刘隐梁乾化二年为南海王。隐弟严僭称帝,是为南汉。传玢、晟、淈三主,为宋所灭。《十国春秋》:乾亨元年,建玉堂珠殿。又:帝顾摆布曰:“纵不及尧舜禹汤,亦不失作风流皇帝。”又言:“家本咸秦,耻王蛮土。”《广州志》:歌舞罔,南越王佗,三月三日,修契之处,刘癸垒石为道,名曰“呼鸾”,夹栽甘菊、芙蓉,与群臣游宴。〗

  南薰宫殿迥凌虚,暗炙龙涎散玉除。藏用仙人二十匹,车烧沈水笑鹿疏。

  〖《清异录》:广府刘龑僭大号,晚年作南薰殿,柱皆通透刻镂,础石各置炉燃香,故有气无形。上谓摆布曰:“隋帝论车烧沈水,却成粗疏。争似我二十四个藏用仙人。”〗

  金柱银衣俨玉壶,采珠更置媚川都。寺人竞进才人宠,只合萧闲作医生。

  〖《五国故事》:鋹立万政殿,饰一柱,凡用白金三千锭,又以银为地衣。《十国春秋》:置媚川都于合浦县,定其课令入海五百尺采珠。又:帝委政于宦者龚澄枢、陈延寿,及才人卢琼仙等,台省官,仅充员罢了。《清异录》:刘鋹僭立,奢丽自恣,在宫中自称“萧闲医生”。〗

  流花桥外水沄沄,丹荔含浆映薄曛。也博一时妃子笑,遗钗堕珥醉红云。

  〖《广东新语》:城北有芳春园,桃花夹水,二三里,一名“甘泉苑”。其桥曰“流花”,鋹与宫报酬红云宴于此,雨后往往拾得遗钗、珠贝,知为亡国之遗物也。《十国春秋》:帝命荔支熟时,设红云宴,以乐后宫,岁认为常。〗

  晓色昏黄赴上林,花枝角胜采春深。阿谁哗笑全输却,买燕频催献耍金。

  〖《清异录》:刘鋹在国,春深令宫人斗花,凌晨开后苑,各任采择,少顷敕还宫,锁后苑。膳讫,普集角胜负于殿中,负者献耍金、耍银买宴。〗

  亭馆清幽地更偏,一尊浅酌共流连。绿天深处亲题字,亲锡佳名扇子仙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南海有苏氏园者,雅称幽胜,后主携李蟾妃微行至此,憩酌绿蕉林中,大书蕉叶曰:“扇子仙”,后人构亭于上以志异,名为扇子亭云。〗

  玉朵银丝簇鬓青,蕊珠宫里态娉婷。香残粉冷归何处,只要花田賸素馨。

  〖《广东新语》:素馨斜,在广州城西十里,南汉葬佳丽之所。有佳丽喜簪素馨,身后遂多种素馨于冢上,故曰“素馨斜”。以弥望悉是此花,别名曰“花田”。《十国春秋》:宫人素馨惟喜插白花,遂名其花曰“素馨花”。〗

  琼仙端不让琼芝,秩进才人管百司。腕白身轻来月下,幽吟还似在宫时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卢琼仙与黄琼芝,并为女婢中,朝服冠带,参决政事。后主进位,升琼仙秩为才人。《广东新语》:卢琼仙,刘鋹之才人也。崇祯间,有请乩仙者,琼仙至,题云“身轻不许风中立,腕白愁教月下看。”〗

  新署宫衔作候窗,只应独夜守明釭。妖淫羞煞波斯女,裸逐相看大体双。

  〖《清异录》:南汉刘晟,殿侧置宫人,望明窗以候晓。宫人谓之候窗监。又:刘鋹得波斯女,黑腯而慧艳,善淫。鋹嬖之,赐号“媚猪”。又选恶少年,配以雏宫人,使褫衣露偶。鋹扶媚猪延行玩览,号曰“大体双”。〗

  远游冠服紫霞裾,内殿威严奉女巫。宝帐高悬呼太子,玉皇昨降上清都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女巫樊胡子,自言玉皇降胡子身。帝于内殿设帐幄,陈宝物。胡子冠远游冠,衣紫霞裾坐帐中,宣祸福,呼帝为“太子皇帝”,国是多叩于胡子。〗

  昌华苑里月如霜,野蕈丛生辇路荒。执梃降王嗤作长,混名谁唤小南强。

  〖叶廷圭《海录》图经:荔子州在番禹县,刘氏子其上创昌华苑。《五国故事》:大宝末年,野蕈生于宫殿。《通鉴》:太宗将讨北汉,鋹进言曰:“臣率先来朝,顾得执梃为诸国降王长。”《清异录》:南汉,每见北人盛夸岭海之强,世宗遣使入岭馆,接者遗茉莉,文其名曰“小南强”。〗

  轧轧机声万户同,八床山茗摘幽丛。好开明月春风圃,老作湖南一令公。

  〖按:马殷,梁开平元年为楚王,传希声、希范、希广、希萼、希崇五主,为南唐所灭。《十国春秋》:湖南不事桑蚕,高郁劝王令输税者以帛代钱,由是机杼大盛。又:高郁请听民售茶,由是属内民皆得摘山收茗,茗号曰“八床仆人”。《尧山堂外纪》:马殷建明月圃于潭州,命徐仲雅赋诗“凿开青帝春风圃,移下嫦娥夜月楼”。《册府元龟》:曹琛往湖南,马殷册命,或欲称臣,呼殷为殿下,琛谓之曰:“岂有湖湖南一令公,称藩唐室,复欲天使称臣哉?”既见殷,但呼公罢了。〗

  娉婷秀质毓兰房,爱主盈盈驾七香。唇齿远联秦晋好,才归珠海又钱塘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南平王刘岩求婚,许之,王遣弟永顺节度使存送女于广南。吴越王钱镠为其子傅璛来求婚,许之,命掌书记李岘、马匡送女于吴越。〗

  丹砂涂壁烂生光,十六楼成又五堂。合殿更看云气绕,九龙争吐篆烟香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文昭王希范作天策、光政等十六楼,天策、勤政等五堂,涂殿率用丹砂。《通鉴》:希范作九龙殿,刻沉香为八龙,长十馀丈,抱柱相向。希范居此中自为一龙。《三楚新录》:凌晨将坐,先使人焚香于龙腹中,烟气郁然而出,若口吐焉。〗

  麝香风暖日迟迟,嘉宴堂开泛玉卮。妒杀风流徐学士,会春园里赋新诗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王建有会春园、嘉宴堂、金华殿。闲携后辈僚属于会春园游宴。学士徐仲雅等赋诗、上觞,日夜无节。《湖湘故事》:马氏作会春园开宴,徐东野作诗,有“山色远堆螺黛雨,草梢春嘎麝香风”,为其时所称。〗

  漏尽铜壶醉未休,可堪花谢汉宫秋。马家妇是彭家女,长夜何曾纵夜游。

  〖《通鉴》:天复三年,楚顺贤夫人彭氏卒。彭夫人貌陋,而治家有法,希范惮之。既卒,希范始纵声色,为长夜之饮。《十国春秋》:秦国夫人薨,石文德献挽词,有“月沉湘浦冷,花谢汉宫秋”句。王品为挽诗第一。又:秦国夫人尝上香报恩禅院,僧问曰:“夫人何家妇女?”夫人以其辞之忽,也遽索檐子,疾归,且以其言告文昭王,王笑曰:“此释氏禅机耳,何不答以‘彭家女、马家妇’,则禅机立解矣。”夫人惭服曰:“是妾无见性之过也。”〗

  众驹争栈亦堪悲,苦谏深闺泪暗垂。一片梧桐眢井月,仓黄不似景阳时。

  〖《十国春秋》:许德勋语吴人曰:楚国虽小,旧臣老将故在也。愿吴朝勿认为念,改日众驹争阜栈后可图耳。《通鉴》:马希萼调朗州丁壮为乡兵,将攻潭州。其妻苑氏谏曰:“兄弟相攻,胜负皆为人笑。”不听,已而败归。苑氏泣曰:“祸将至矣。余不忍见也。”赴井而死。〗

  家山高会唱吴讴,玉爵金尊迭劝酬。喜见白头邻媪在,宁馨犹复说婆留。

  〖按:钱镠,梁开平元年为吴越王,传元瓘、宏佐、宏宗、宏俶四主,后纳土于宋。《十国春秋》:王置酒,高会长者,男妇八十以上者,金尊。百岁者玉尊。王执爵上寿,高扬吴音为歌,举座赓之,叫笑振席。《武肃世家》:王衣锦亲巡,有邻媪九十馀,携壶浆迎王曰:“钱婆留宁馨富贵”,王下车拜之。《吴越备史》:王始诞之夕,红光满室,皇考颇怪之,将弃于井。祖妣知很是人,固不许。因小字曰“婆留”,而井亦以名焉。〗

  春露秋霜泪暗挥,萱闱长日色依依。层楼亲负同欢笑,衣锦分明是彩衣。

  登录名:暗码:记住登录形态

  评论并转载此博文

  以上彀友讲话只代表其小我概念,不代表新浪网的概念或立场。

  电线键(按本地市话尺度计费)接待攻讦斧正

版权所有 www.222c500.com织梦58

地址:

网站首页 | 企业文化 | 品牌理念 | 合作加盟 | 网站地图